Nuke Blog

    观自在菩萨,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,照见五蕴皆空,度一切苦厄。舍利子,色不异空,空不异色,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,受想行识亦复如是。舍利子,是诸法空相,不生不灭,不垢不净,不增不减。是故空中无色,无受想行识,无眼耳鼻舌身意,无色声香味触法,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,无无明亦无无明尽,乃至无老死,亦无老死尽,无苦集灭道,无智亦无得。以无所得故,菩提萨埵,依般若波罗蜜多故,心无挂碍;无挂碍故,无有恐怖,远离颠倒梦想,究竟涅槃。三世诸佛,依般若波罗蜜多故,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故知般若波罗蜜多,是大神咒,是大明咒,是无上咒,是无等等咒,能除一切苦,真实不虚。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,即说咒曰:揭谛揭谛,波罗揭谛,波罗僧揭谛,菩提萨婆诃。

MENU

富人思维

   前些日子,王撕葱再一次上了热搜,不过这次不是因为娱乐纪检的爆料,而是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时代周报:王撕葱或欠30亿,卖光飞机游艇跑车也不够还。

这题目很醒目,吃瓜群众也很兴奋,仿佛王公子将会沦落街头,骑着电动车和自己一起吃着路边摊,从此跌落神坛,变得和你我一样。

你想多了

这则新闻一经发酵,多数的人是抱着幸灾乐祸的心态,看个热闹,其实也没太多人会认真的讨论其中的原委。至于什么万达都已自身难保,王思聪只能骑电动车云云,每当看到这样的标题,我也就当一乐。

其实当我们在看资本大鳄们,挥金如土的玩着金融游戏的“直播”时,不是游戏参与者,是无法理解这个该游戏怎么玩,因此也很难读懂这件事目前的现状。



     2007年下半年起,那段时期的各种聚会饭局上,与朋友们聊天时,你若没有点股市、基金上的专业词汇,恐怕都插不上嘴。很多朋友相聚见面,没寒暄几句,就直奔主题:你今天涨了多少?    对方必然会笑呵呵地摆摆手,谦虚一番,顺带借这个话题,双方继续笑嘻嘻的就金融问题深入探讨一番,其实内容也就无非是你买的哪只股,我买了哪只股。

    这些日常生活的片段,想必都有体会,就连我家族聚餐都难以幸免,七姑八姨,长辈亲属们相聚一起,本应拉拉家常嘘寒问暖,但吃着吃着饭就变成投资讨论会,隔着酒桌,都会故作高深的探讨股市和基金问题。哪怕谈论的内容,多有金融常识性的错误,但这仿佛丝毫不影响她们那即到来将财富自由,未来可期。

 富人思维  第1张

2008年1月,A股达到5522点,然而到了10月份下旬,上证指数只有1660点,而仅一年之前的2007年10月,大盘还位居6124点的高位。

年底朋友再度见面,依然笑语盈盈,但是对基金、股市,避而不谈。

富人思维  第2张

    时隔6年后,人们似乎又忘记了那场股灾的惨状。 在2014年7月,低迷数年的大盘,终于摆脱了2000点区间,爬到了2200点。已经亏惨的各路资方及股民,就像看到了希望的曙光,纷纷开始摇旗呐喊,官媒专家纷纷登场,着急暴富的散户们,拿着手里的血汗钱跃跃欲试。一夜间,市场上仿佛已经能闻到一股浓浓的钱味儿。11月份,央行宣布降息降准,就如发令枪响一般,迎来新一轮牛市的开端。

时间来到2015年初时,曾经门可罗雀的各大证券营业厅,又围着不少懵懂的中年妇女人,对着摄像头,大声地读着开户风险须知。 聚会时,大家见面畅聊的话题又回到了股市和基金,不过这次提到更多的,还有一个词:杠杆。

富人思维  第3张

    所谓股市杠杆,说白了就是借钱炒股。这其中包含贷款、融资融券、配资等形式筹措资金,目的是用来放大自己的盈利倍数,而借款方以获取佣金作为报酬的一种双赢模式。

举个例子,甲持有100万入市,假设进行5倍杠杆的情况下,甲可用于支配的股市资金就达到500万元,假设你把所有资金都买入一只股票(实际不可能,资金方也不许你这么操作),这只股票一次涨停就等于将利润放大了5倍。反之,一次跌停你就亏损5倍,假设破了平仓线,证券方就会对你强行平仓,你的100万将血本无归!

富人思维  第4张

    这就好似一场豪赌,参与者没法掌控自己的命运,因为在股市这条高速上,所有的股票就好比行驶的客车,方向盘在司机手里不说,你也不过是乘客中的一员,甚至买的可能还是坐在车顶的“挂票”。2008年证监会对北京首放法人代表汪建中开出1.25亿元个人最大单笔处罚,国美黄光裕也因非法经营、内幕交易,而接受调查最终锒铛入狱。CN股市里更多是投机行为,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影响股价和大盘,散户们往往都只能聚在一起随波逐流,在对沉没成本厌恶的心理作用下,多数人能忍痛在熊市里割肉止损,只有极少数人能冷静地在牛市里止盈。而这种心理恰恰是庄家最愿意看到的。

 

这么描述,恐怕普通人对股市、杠杆都有了畏惧心理。实际90%的人都没有意识到,杠杆思维其实就是富人的思维,而股市就是他们最终的舞台。

曾经一度认为使用信用卡可耻,全靠贷款做生意是人生的傻x,到头来,想着老老实实,靠着存款发家的才是真的傻X。 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迪芙洛通过近20年深入非洲、东南亚印度等贫困国家,采取对比性社会试验得出结论,穷人的生活才是充满风险的。在迪芙洛的书里,有一个电视机比食物更重要的观点,在对照试验进行时,迪芙洛团队发现一个非洲的村子,虽然并不富裕,但是家家都会有个电视机。这让调研团队非常好奇,你们饭都吃不饱,怎么会有电视机呢?在调研很多为村民后发现,他们对电视机的追求,要远远大于对食物的追求,即便饿着肚子,也要攒钱购买电视机。正因为不富裕,导致欲望无法满足,生活枯燥会更加促使非富裕人群对奢侈品的追求,试图不断满足自己一些小小的欲望,逐渐失去克制力,这也个结论也恰恰解释了,如今社会为什么会发生卖肾也要买个iphone的原因。贫困会因此更贫困。而富人的财富是不断积累,即便是有一些超出正常的支出,购买奢侈品,也不会因此直接坠入贫困,因为他们的阶层,掌握和依靠大量的社会资源,赚的要远远大于支出。从股市和信贷方面观察,在穷人看来高额借款存在还不上的风险,往往在资本运作高手中,越多的借款,将可能为其带来更丰厚的利润,风险性是相对较低的。

     想想你身边的那些土豪、老板,真正了解清楚,哪个没有一身的债务?绝大多数的生意人,业务做得越大,相对应的债务就越高,富人圈里能融资才是身份的象征。借“老实人”的存款,为自己赚钱,即便他们每天一睁眼,面对的就是高额的还款利息,但在一场场自己可以把控的豪赌中,获得丰厚的利益。

     回过头看看王撕葱,2016年他所创建的熊猫TV,仅在A轮融资后,就估值24亿人民币。而到了2018年,为何PandaTV估值一度高达50亿时,自降到30亿出手,也没人愿意接盘?

答案就是:他玩脱了。

我们先来看看王撕葱,哦不,或者说是资本家们,是如何用富人思维来玩这个游戏吧。

   甲凭借自身的影响力,创建了A企业,在进行天使轮或A轮融资后,假设融资总额在10亿元,所占股份为20%的情况下,这家公司的估值,理论上就可以达到50亿。当然,这仅仅是估值,并不是真金白银的就值这么多钱。投资人看好的是创始人的经营能力以及项目的未来盈利空间。那么在经营一段时间后,A企业又进行了B轮融资,企业估值也会再度水涨船高。那A企业真的就值这么多钱了吗?当然不是。从头到尾,不算创始人自己的投资,A企业实际只有两轮融资的资金运作,但是身家估值却高达50亿以上。看明白了吧,估值其实就是不断抬升自己身价的一种方式。

富人思维  第5张

     理论上说,如果我自己给自己投资,然后不断抬升自己企业的估值呢? 可以,不过这么做没有任何意义,因为这种捞钱的方式太粗暴、太直接,没有下家会愿意做接盘的冤大头。所以在企业融资中,A轮的领投人,在B轮就不会再进行领投了,但他会找一个乙、丙、丁公司来做B轮的领投,不断如此反复操作,最终提升企业的身价(估值)。


但是问题来了,真金白银投进去怎么回本呢?当然,甲创立的A企业,最终目的也是要赚钱的,而 A、B轮的投资人,也不会天真的等创始人发展自己的企业获得分红,他们最擅长的找准时机快速地退出套现,而这就需要下家接手。那这些接盘侠傻吗?并没有,在创始人和项目热度不减的情况下,会不断地有资本接手,直到最终的接盘侠出现——那就是股市

富人思维  第6张

 A企业在经历多轮融资,提升估值上市之日,也就是资方欢喜之时。各路投资人不用在提心吊胆的担心企业经营风险,因为风险已经全部转嫁到资本市场上,由大批股民去“买单”了。

这就是富人们玩的游戏,最终吞下苦果的接盘侠,或许就是你的七大姑、八大姨,或者是你身边的“无中生友”们。

 

在Panda TV的项目里,王校长没有成功的在整个直播行业热度最高的时期,选择完全脱手。从他仍然在手的40%股份,看出来他一直犹豫不决,亦或者熊猫直播必须依靠他的名望才能持续下去。其实直播是个烧钱的项目,2015年,熊猫直播亏损了5000万,2016年亏了5亿,2017年亏8亿,2018年时都没敢公布,市场一时难以看到盈利期,在利益面前,名望或许已经无法再起到作用,市场已经没有资本愿意无条件接盘。上市遥遥无期,后续也没新的资金流入,一直以来依靠王思聪名望支撑的Pandatv,瞬间崩塌,停止运营,同时也引发了王校长现如今的债务和信誉的双重危机。

要知道,创始人的身份信誉,也是融资重要的平判标准,王思聪前有普斯投资,后有老王万达,在资本市场可以说一呼百应,但经历这次事件,对其信誉的影响是非常之大的。熊猫TV目前仍然拖着不破产,应该是还有一些操作的想法,也正因如此,债主们可以申请限制王撕葱的消费令,不过这次1.5亿的限消令,是不是巨大债务的冰山一角,就不得知了。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,混迹商场多年的王氏家族,现如今的情况可能远远比你想想中要好的多,更不会因此一落千丈。

 

PS:其实王公子是有机会成功的。

假设王撕葱在依靠自身或者家族声望,在pandaTV的A轮融资6亿后,估值一度达到24亿时,借助当时直播行业热潮,短期出手90%的股份撤离,是完全有可能的。除了还掉A轮融资款,拿着剩下十几个亿,再创建个其它项目,依靠家族和过去的成功光环继续吸引投资,融资估值后再度出手,周而复始,身家百亿又何尝是梦,虽然现实操作远没有我的假设这么简单,但也是很多大企业最初发家的路数。




打赏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最近发表
HI~MUSIC
搜索
© 苏ICP备19024584号
    Powered by: Nuke Blog